东方明珠国际娱乐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国际

旗下栏目: 国际 国内 时局 热评

计算社会科学时代 如何把握人类行动的规律与规则?

来源:未知 作者:yuegog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9-21
摘要:自2009年David Lazer等人在《科学》杂志上发表同名文章以来,计算社会科学(Computational Social Science)就进入了人们的视线。与以往的社会科学通过问卷、统计和田野调查等获取经验数据的传统路径不同,计算社会科学更为典型地是互联网时代的宠儿,它依赖
 自2009年David Lazer等人在《科学》杂志上发表同名文章以来,“计算社会科学”(Computational Social Science)就进入了人们的视线。与以往的社会科学通过问卷、统计和田野调查等获取经验数据的传统路径不同,计算社会科学更为典型地是互联网时代的宠儿,它依赖于从诸如购物网站或社交媒体等平台上获取的大数据,来发现在以往的社会科学探究中常常被忽视的人类行动的某些相关性,并以此对更为宏观的社会现象提出往往令人意想不到却又是情理之中的解释。
 
  由于和人工智能、机器学习以及数据挖掘等热门议题紧密相关,计算社会科学的研究方法和思路,近十年来在各类社会科学的专业期刊上,获得了广泛的讨论。如果计算社会科学的方案是可行的,那么未来拥有更强大数据处理能力的智能机器人,或许会是比人类更好的社会科学家,可能会比我们更深刻地看到社会行动的某些内在规律。
 
  计算社会科学究竟能在多大程度上更新社会科学的传统范式?它会使现有的社会科学研究成为像自然科学那样精确的“科学”吗?类似的对计算社会科学的哲学反思,今天仍然非常缺乏。日前,在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主办的“社会行动的规律与规则”研讨会上,来自清华大学、北京师范大学、中国科学院、对外经贸大学、天津大学、复旦大学、华东师范大学、上海师范大学和广东财经大学等高校科研机构的哲学、社会学、传播学等领域的学者们,就这些社会科学哲学的问题提供了自己的思考。
 
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主办的“社会行动的规律与规则”研讨会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主办的“社会行动的规律与规则”研讨会
  在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教授郦全民看来,计算社会科学并不算完全新鲜的事物,而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以来复杂性研究的延续。八十年代的中国思想界在译介和研究西方学术思想的过程中,“复杂性”曾是一个特别热门的话题,它强调自然界有某些特殊有趣的关联模式,超越了经典力学特别是机械论的世界观。在这个意义上,生命是复杂的,人类的认识、信息的传递和交互是复杂的,社会更是复杂的。而在不同领域的复杂性之间,存在着可以相互融通的可能性。因此,复杂性科学特别强调跨学科的研究。
 
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教授郦全民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教授郦全民
  郦全民把“计算社会科学”更广义地概括为“社会研究的计算进路”。他认为,社会科学之所以有时被认为落后于自然科学,是因为长期以来人们缺乏把握社会复杂性的有效手段。而计算社会科学恰恰是由“技术驱动的新进路”:“以计算机和互联网为标志的信息技术在不断增加社会复杂性的同时,又为我们认识和理解这种复杂性提供了工具和方法”。这就是“借助信息通信技术,特别是计算机建模和基于大数据的网络分析,来探寻社会关系和社会互动的模式,并预言社会系统的演化”,郦全民说。
 
  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的副教授张伦探索以计算社会科学的方法研究传播学。在她看来,计算社会科学能够弥补以往的传播学研究存在的许多不足,核心优势是能够获得新的形式和来源的数据,其中包括连续的时空位置信息、政治偏好的信息、非结构化的文本信息,以及商业与健康信息等。这些都是在传统研究路径中较难搜集到的数据形式。
 
 但张伦也强调,计算社会科学还属于“社会科学”,仍具有某些与传统社会科学共同的要素。例如,计算社会科学也要考虑如何设定自己的分析单元,如何使分析的术语概念化和可操作化,如何使用统计的工具等问题。当然,计算社会科学以寻求解决方案为导向,不会过度受制于理论框架的约束。
 
  的确,计算社会科学通过突破传统社会科学研究范式的边界,有可能使原来的很多争论变得不再有意义。例如,社会科学哲学长期有个体主义与整体主义、微观解释与宏观解释之争。个体主义主张社会中实际存在的只是一个个的人,任何社会现象都必须还原到个人之间互动的微观层面来解释。而整体主义则要捍卫不可还原为个人的“社会”,认为社会科学就是要寻求对社会现象的宏观解释。
 
  郦全民指出,计算社会科学的思路将会从根本上超越个体与整体、微观与宏观之间的对立。因为对计算社会科学而言,社会无非是“一张动态的信息—计算之网”,个人是这个动态网络上的节点。所以个体与社会之间不再具有微观与宏观的垂直差异,而只是节点与节点间连线上的水平展开。个体始终是社会之中的个体,社会也必然是由一个个节点编织起来的动态网络,两者互为前提,从而使传统意义上的理论对立变得毫无意义。
责任编辑:yuegog
document.write ('